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第三方注册:
免费注册
帐号:
邮箱:
职位: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网站注册说明:
1、注册成为会员可以参与评论。
2、升级为观察家可以发表文章。

大家都在关注福岛,为何最懂核电的政府部门没吭声?

作者:刘文慧 时间:2017-03-16浏览量:389 0 0     
自2月份福岛核事故进一步调查的片段在网上流传后,福岛核事故一再引起舆论关注。
“还能不能去日本旅游?”“福岛核事故后续进展如何?”“福岛核事故是否会给我国带来影响?”“日本进口的食物特别是海鲜能放心吃吗?”……一时间人心惶惶。
中国外交部先后两次回应福岛核事故,提醒赴日游客谨慎出行,并发布相关安全提醒。
只是,外交部的“提醒”并未披露足够的信息和事实,对于民众所关心的出行、饮食等问题,也未给出明确的答复。
在中国外交部两次回应之间,东京电力公司也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提交了数次调查报告,这些报告均可在IAEA官网上查到。
但国内最熟悉核电安全监管和核应急工作的国家原子能机构和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并未对此进行专门解读。
对核电行业来说,公众沟通和科普工作重要性愈发突显,更被列为政府和企业工作的重点。但对非中国境内发生的核事故,如福岛核事故,在舆论上又该如何应对?这问题摆在政府、行业和企业面前,无法回避。
日本很紧张
2017年2月3日,媒体开始纷纷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对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的调查进展。
“2号机组安全壳内部最大辐射值可能达到每小时530希沃特,人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即可致死。”类似的语句令人担心福岛核事故后续进展。
2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福岛核事故相关问题,表示中方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及时做好有关处置,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就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消除核泄露事故发生的影响作出负责任的说明。同时,外交部已发布相关安全提醒,提醒中国公民妥善安排出行计划,做好安全防护。
3月12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福岛核电站事故已过去六年,“但是水的(污染)问题我个人感觉还没有完全控制住,还值得关注。中国赴日游客可以从网上了解到这些信息,从而来安排自己的行程。”
显然,中国外交部的声音引起了日本政府的关注。
2月19日,日本驻华大使馆公众号上发布了文章《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Q&A》,对调查进展、食品安全等进行解释。
事实上,在外交部两次回应之间,日本向IAEA多次提交关于福岛核电站后续进展的报告:2月15日针对2号机组调查进展做了报告;3月1日,针对海水检测结果和排放记录提交报告。另外,日方特地做了一份总结报告,总结福岛核电站修复工作的进展和重点。

以3月1日关于排放记录和海水监测结果的报告为例,报告表示,地下水系统所排放出的水经过处理,2月份样本测试结果显示,其辐射水平远低于东电公司设定的限制(这些限制比日本相关法律要求更严格)。分析结果也经过第三方组织确认。第三方组织包括:三菱核燃料有限公司、Kaken公司、 Tohoku Ryokka Kankyohozen公司。另外,根据日本政府要求,东电和日本原子能机构也对处理后的地下水进行更多分析,日本原子能机构最新分析与东电分析结果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报告特别抄送给驻日的各国大使馆和国际组织。
专业部门的缺位
2月16日,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在解读《“十三五”核工业发展规划》的新闻活动中,回答了记者的相关提问。王毅韧解释道,每小时530希沃特是在安全厂房内,外部剂量率没有太大变化,并提醒事故处理可能产生地下水污染和海洋水污染。
但除此之外,在此番关于福岛核事故调查进展的舆论声中,作为核能安全监管部门的国家核安全局,和作为核工业主管部门的国家原子能机构,均未做专门解读。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核电行业风险共担的特点尤其突出。世界上任一核电站发生事故,都会对其他国家核电发展产生影响。2011年福岛事故发生后,各国不约而同地放缓发展核电的节奏。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核电项目乃至政策的发展,已深受社会舆论影响。想安全稳定地发展核电,必须做好核电沟通工作。福岛核事故,因事故发生时间近、地点近,注定是国内核电沟通工作中无法避开的一大主题。
在核能行业的人看来,中国外交部的回复可能引起公众误解。核辐射的数值可以经过仪器探测确定数值,再根据标准确定其影响,而不是单凭“个人感受”的主观判断。外交部也未向公众提供靠谱的信息渠道。
但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在关于福岛核事故进展的舆论关注中,外交部主动进行回应,对赴日游客给予提醒,这是其工作尽责的表现。要求外交部凭一己之力,完成专业回答,显然不科学,也不可行。
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
中国并非没有核事故应急的协调制度。
早在1995年,国务院已设立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负责研究制定核事故应急准备和救援方面的政策措施,统一组织协调全国核事故应急救援工作。
根据当时的通知文件,该委员会由原国家计委牵头,外交部、国防科工委、公安部、交通部、邮电部、卫生部、国家环保局、国务院港澳办、国务院新闻办、中国气象局、国家海洋局、国家核安全局、总参谋部、总后勤部等单位参加。从这一阵容,便可想象核应急的复杂程度。
2011年福岛事故发生时,这个部际协调机构曾发挥巨大的作用,其对福岛核事故的高度关注和详细解读,对当时国内社会稳定和核信息透明度的提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展现出政府负责任的态度。
根据当时公开报道,针对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协调各单位工作,权威发布了相关信息,给出综合分析结论。其中,国家原子能机构组织专家对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的最新数据进行分析,国家海洋局对我国相关海域的大气核辐射和表层海水中放射性物质进行监测,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进行辐射环境监测。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两个月后,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决定,从2011年5月3日起,将根据福岛核电站事故状况及有关情况,不定期发布权威信息。
福岛核事故已过去六年,国内社会逐渐减少对事故的关注,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相关信息发布也渐少。
不过,国内核应急体系的完善却从未止步。2016年,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五届三次全体(扩大)会议在京召开,国家核应急协调委副主任委员、环保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宣读了《国家核应急协调委关于组建中国核应急救援队的通知》。
部门协作统筹
只是,在实际运作中,特别是在核事故已进入后续修复阶段,启动如此复杂的协调机制进行沟通工作,没有必要,也不可行。但这样的协调机制仍值得借鉴。
“核安全局、国家原子能机构等专业部门应该从专业角度发声,与外交部一起,几部门做好协调统筹工作。这样也能避免出现不一致的声音,影响政府公信力。”有行业人士建议。
就在福岛事故调查进展引起社会关注的期间,2月9日,法国弗拉芒维尔核电站发生火灾,国家核安全局迅速响应,进行专业回复,并表示对国内核电厂常规厂房消防工作进行督导。专业的解读通过媒体的传播,消除了公众疑虑。
值得注意的是,专业部门对核事故的分析和解读,并不是为行业或者企业背书。确保政府部门,特别是监管部门的独立性和权威性,是做好公众沟通的基础。
以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为例,其一直坚持核安全和辐射安全等监管工作的信息公开。对于核电设计、建设、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做出的处罚等,核安全局都会公布在官方网站上。甚至,这种相较于其他行业“过分”的公开,一度引起媒体误会,以为核电行业“事故频发”。但相关部门仍坚持信息公开。
坚持严格的核电行业监管、坚持行业信息公开与解读,可以促进核电行业的健康发展,但从根本上看,只有这样做,才能保障公民的知情权,维护社会稳定。
本文作者
他还发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