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第三方注册:
免费注册
帐号:
邮箱:
职位: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网站注册说明:
1、注册成为会员可以参与评论。
2、升级为观察家可以发表文章。

天然气出口大国澳大利亚陷能源危机,将削减出口保国内

作者:钱晓楠 陈茜 时间:2017-03-20浏览量:298 2 0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Turnbull)宣称,澳大利亚已陷入能源危机,或需要减少液化天然气(LNG)出口,以维持国内能源供应稳定。                      

液化天然气是澳大利亚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来自国际天然气联盟(International Gas unio)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二大LNG出口国,2015年的出口量占世界市场的12%,2016年其天然气出口量上升了47%至4500万吨。

日本是澳大利亚LNG最大的消费国,中国是第二大消费国。中国第一个LNG接收站的气源就是澳气。由于2016年澳大利亚受极端天气影响,电网运行不稳定,曾发生大规模停电,目前国内面临用气短缺的困境。特恩布尔表示,澳大利亚民众有权享受廉价且稳定的天然气供应。澳大利亚天然气的短缺及电力市场日益增长的压力令人非常担心。 

联邦和州政府在能源安全方面产生分歧 

3月15日,澳大利亚总理在堪培拉与皇家荷兰壳牌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道达尔公司(Total SA)和澳大利亚起源能源公司(Origin Energy Co., Lt)d和桑托斯公司(Santos Ltd.)进行会谈。会谈结束一天后,南澳大利亚州政府宣布计划脱离国家电网,取得自己控制发电储备的权力,以备额外之需。他通过在农民的土地上钻探天然气并给他们提供直接使用的特许权的方法来增加储备。他的计划旨在让公共事业为南澳州的利益服务,这可能与国家的电力市场产生冲突。

联邦能源和环境部部长乔什•福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非常关注南澳大利亚州的计划,并支持其鼓励土地所有者接受天然气资源开发的计划,认为这个措施可以在全国复制,以降低批发天然气的价格。

然而南澳州在未经过联邦政府审查的情况下就已经采取行动。目前福莱登伯格正在考虑这一举措是否违反市场规则。他表示:“我们不想看到市场被各州分割...在自己管辖区做出的决定,可能会损害其他管辖区利益。” 

自由市场与国家能源安全冲突 

南澳大利亚州长魏杰(JayWeatherill)表示,国家电力市场“破碎”,并指责联邦政府消除碳稅的议案造成了天然气市场投资不足从而使价格升高。南澳州政府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已经对电力危机进行“戏剧性”的干预,并明确态度不排除将部分私有化重新变成国有化。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还呼吁澳大利亚各州提高对天然气开发的限制条件。他说,澳大利亚企业已经丧失了国际竞争的优势,即廉价且稳定的能源。全国天然气生产的一个最大的障碍就是维多利亚和北领地实施的勘探禁令。

维多利亚州当地农民担心天然气的勘探和开采对地下水造成污染甚至会耗尽,影响农业生产。政府因此出台禁令,禁止岩页气和煤层天然气开采作业。

特恩布尔表示,“维多利亚州政府制定了50%可再生能源比例目标,导致当地燃煤发电厂关闭,且不允许在州内开采天然气资源,我认为这一决策是荒谬的。我们需要开采更多的天然气来维持工业,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维多利亚州政府官员表示,此禁令将提高维多利亚农业部门的声誉,减轻农民对水力压裂导致的相关环境与健康风险的担忧。

特恩布尔在一份声明中说:“政府和行业有必要认识到通过推动安全和竞争性的能源市场来促进天然气供应并降低排放。保证天然气储量的唯一可持续方式是充分开发我们的天然气。” 

解除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开采天然气禁令 

特恩布尔就能源危机问题作出回应,他将问题的原因归咎于反对党工党州政府。在与油气行业代表的会谈中,他对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施压,要求两州解除勘探及开采天然气的禁令,并称澳大利亚陷入能源危机主要是由于这些限制。

联邦政府希望天然气公司增加国内供应,以扩大国内天然气市场,通过提高天然气产量来降低价格。特恩布尔警告说,如果煤气公司没有向国内工业供应,那么他们将会冒因没有达到储存配额而失去“经营许可”的风险。

维多利亚州批发天然气价格从2月的6美元飙升到22美元/加仑。天然气行业急需调整。澳大利亚自然资源部长马修·卡纳万(Matthew Canavan)在一个简报会上说,土地管理不是联邦政府可以干预的事情,任何放松钻探禁令的行动都需要在州级政府配合。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还提到,断掉煤炭发电,转用天然气不是解决能源危机的根本办法。他指出,目前澳洲不仅处于天然气供应不足的状态,还缺乏相关天然气发电的必要技术。

本文作者
他还发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