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帐号:马上登录
第三方注册:
免费注册
帐号:
邮箱:
职位: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网站注册说明:
1、注册成为会员可以参与评论。
2、升级为观察家可以发表文章。

专访智利前总统:摆脱了“中等收入陷阱”,推行了电改,下一步希望与周边国家能源互联

作者:蔡译萱 时间:2017-09-11浏览量:180 0 0     
智利是南美洲最狭长的国家,出产少量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能源资源缺乏,主要依靠进口。先天条件的不足并未阻碍智利成为第一个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并实现人均GDP位居拉美第一。这主要得益于智利历届政府都注重经济发展多元化,通过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将世界作为资源配置的大舞台。
在能源方面,智利率先对电力行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私有化,智利电改亦被视为成功的全球案例。
今年75岁的爱德华多·弗雷身于政治世家。50多年前他的父亲蒙塔尔瓦(Eduardo Frei Montalva)当选智利共和国总统,20年前弗雷本人经民选任职总统6年,任职期间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使得智利成功地跻身OECD国家。
卸任总统之后,他当选过参议员,2014年又被任命为智利特命全权亚太大使,任职至今。就任特使之后,弗雷希望将他多年的从政经验运用到现在大使的身份上,推动亚太地区与智利的合作。
9月初,在第三届智利周广州站活动中,他接受了eo记者专访。这位从政30余年、在拉美地区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政治家 十分平易健谈。
在弗雷看来,智利对外资的保护对于私企来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中智间的合作很有前景,中国企业在智利的投资会得到很大的支持。最近四年,智利致力于发展太阳能和风能,弗雷预期2025年智利有望实现70%的能源清洁无污染。
此次来华,弗雷就如何最大化开发智利的能源,以及能否把智利作为投资平台与周边国家进行能源共享,与中国有关机构进行了会谈。对于中国新一轮电改,弗雷表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改革方案,但是智利比较倾向于电力全行业的私有化,“跨国企业发电,当地企业进行输电、配电”。 

谈直接投资:“智利不是委内瑞拉也不是古巴,更不是厄瓜多尔”  

eo: 在来中国智利周之前,您对与中国的合作有怎样的期待,希望达成什么结果?

Eduardo Frei 这是智利在中国举办的第三届智利周,我们走访了中国6个不同的城市,这也是我第二次来到广州,第一次去深圳。

早在19世纪,智利的瓦尔帕莱索港口到广州就已开始贸易通航。每一年的智利周首站都选在北京,我们和中国探讨的议题包括中智的自由贸易协定,对其中的条款进行更新。同时也会就引入中国企业到智利投资展开讨论,不断拓宽中国在智利投资的条件,以及对出口中国的产品质量进行反馈。
几年前,智利出口到中国的产品约有50%从广州港入境,但是目前,双方贸易港的数量已经从一个增加至8个,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城市都有港口。
我们这次拜访的对象不仅包括政府机构,还有企业。在深圳,我们拜访了电动汽车企业比亚迪,他们也在智利参与了招投标;还拜访了对跨太平洋光纤项目感兴趣的华为等公司。  

eo:在中国和智利的双边关系中,哪些是重点合作领域,哪些项目进展比较快? 

Eduardo Frei 三年前,中智合作的贸易总额达到350亿美元,但是在投资方面却没有多少进展。到目前为止,投资方面的进展主要体现在基础设施和能源领域,比如正在投建的智利到阿根廷公路,比如有中国工程企业到智利帮助开采矿业,比如锂矿。

中国的银行也在进入智利,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现在第三家银行也在申请进驻。智利的银行也在中国香港、北京等地开设服务网点,目前第三家银行也正申请进驻珠三角地区。中智银行间签署了友好协议,比如在圣地亚哥从事基建可在当地申请相关的贷款,这对于中小型企业有很大帮助。  

eo: 近年来,智利的人均GDP跃升为拉美第一,跨入OECD国家行列,相对于其他拉美国家,中国对智利的直接投资额是4亿美元,与中国和拉美国家1000亿美元的投资额相比比例很低,从您的角度看,中国为什么对智利的直接投资较少?

Eduardo Frei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提到的应该是2015年中国对智利的直接投资额。现在的数据是30亿美元,这不仅仅包括了直接投资,还有中国在智利的基础建设投资、国家电投对太平洋水电项目的投资、张裕在智利收购的3个葡萄园、华为在智利通信、互联领域的投资,以及中国建行对中国到智利太平洋海底光纤项目贷款的15亿美元。目前来讲,中国企业在锂矿的投资数据还不确切,如果加上这各方面的投资,直接投资额是相当大的。

关于中国对拉美地区的投资达到1000亿而对智利投资不多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智利不是委内瑞拉也不是古巴,更不是厄瓜多尔。外资企业进入智利,以及智利出口的产品都是有保证的,智利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方法。智利可以保证,首先外国企业包括中国企业在智利投资,作为独立法人,他们可通过跨国公司的形式与当地公司合作,智利政府对于所有企业一视同仁。

智利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优于其他国家, 举例来说,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建造机场实行招标,中标的是一家跨国企业,这家企业在法国和欧洲等国家都建有机场。对投资人来说,这不是一个短期项目,这个机场至少运营二、三十年。  

eo智利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是否看到自己的机会以及希望扮演怎样的角色? 

Eduardo Frei: 我们确实从“一带一路”的倡议中看到很多机遇。习近平主席曾就这个构想与我们沟通,当时我们谈论的主要是在基础建设方面的投资合作以及让亚洲的银行进驻智利。
今年5月智利现任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参与“一带一路”峰会时,也提出智利的银行计划在中国多个城市开办网点。例如拉美发展银行、以及智利当地一间出名的银行都会进驻中国。针对“一带一路”,亚洲投资发展银行亦提出一个大型项目,就是跨太平洋光纤电缆,意图实现智利和周边国家网络的连接以及电力网络的连接。现在的连接主要在太平洋北部地区,而太平洋南部地区还比较欠缺,因此我们看有很大的机遇,这在“一带一路”框架中有详细的描述。
中智双方多年的自贸协议以及智利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包括投资法提到外资企业在智利不会受到任何偏见,智利对外资的保护于私企来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同时,这也激活了智利当地70%的企业。智利做大型项目时,主要通过国际招标,基于我刚才提到的法律和协议,中国的企业在智利投资的话会得到很大的支持。
谈能源利用:2025年智利使用的能源70%无污染  

eo: 您与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交流会面,讨论了哪些议题?全球能源互联网对于智利来说有怎样的意义? 

Eduardo Frei: 我们探讨了国家之间的能源互联甚至国际性能源互联的主题,当时我们会见了在智利投资的公司的负责人,以及会见了约200个能源研究者。首先谈到如何最大化开发智利的能源,同时提到能否把智利作为投资平台与周边国家进行能源共享。 
在电力互联方面,之前阿根廷、秘鲁与智利进行了多方面的沟通交流,谈论了各种各样的项目,但是都没有落地。国家电网在巴西有一个项目,在做巴西国内电网的连接,但并没有和巴西周边的国家相连,我们对智利与阿根廷之间的电力互联有想法,但现在还只是一些想法以及微小型的项目,还没有大型的企业在那里推动。 

eo: 智利可再生能源十分丰富,但目前利用程度较低,当前能源消费以化石能源为主。2016年,智利政府通过了能源发展2050行动计划,目标是2035年和2050年分别有60%和70%以上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发电,在这方面,会有怎样具体的举措? 

Eduardo Frei: 智利不生产石油,能源基本上都是进口。几年前我们计划发展太阳能,但由于之前太阳能的成本过高,因此智利没有投资太阳能。最近四年,智利国家能源部和各企业进行交流并以招标的形式,发展太阳能和风能。基于现在的招商引资以及智利政府对于清洁能源的重视,可以预期到2025年智利使用的能源70%都是无污染的。
接下来比较大的项目主要集中在太阳能领域,因为目前智利可以利用当地的技术对太阳进行储存,我们正在引进合作;并且智利也有很多火山,因此我们也在做火山热能的项目。智利有连续10年十分干燥,直到最近几年气候才没那么干燥,降水量增多,因此我们也在开发水力发电。

谈电改:有国企也有私企,互相合作,才能利益最大化。  

eo:智利是世界上最早放开电力市场的国家,在拉美国家中电力私有化程度也最高,您怎样看待电力市场私有化和电力行业效率之间的联系?

Eduardo Frei: 很多年前,我们就有开放电力市场的想法,因为智利的电力行业以及其他的公共设施都是私有企业主导,不像其他拉美国家,电力资源都由国家统一分配。但事实上,由国家统一分配在效率以及资源共享方面都做得比较差。
在电力方面,智利是自己发电、传输,再进行变压、配电管理,这些都有专门的企业。在矿业方面,企业会跟矿主直接交流,所有的矿业、工业基本上私有化程度可以达到50-60%。企业买卖都是进行单独沟通,政府不参与,政府对土地进行招标,但招标主要用作商业以及民用,所有的招标项目都是有十年以上的保证期。招标中我们会看重质量、价格以及服务。在各行业,法国、意大利、美国的投资人已经有参与的项目,当然智利也很欢迎中国企业。  
eo: 智利电力行业没有国有企业,发输配售均为私营企业,你怎么看待中国“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电改模式? 
Eduardo Frei: 每个国家对于电力改革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案,但是智利比较倾向于电力的私有化。可以是跨国企业进行发电,当地企业进行输电、配电。 

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大部分企业都是国有的,但是巴西现在也开始在进行电力行业的私有化。如果没有记错,当地最大的电力企业巴西国家电力公司Eletrobras 有一个1000万美元的项目在招投标。国企并不是全能的中国也一样,有国企也有私企,互相合作,才能够利益最大化。国家主要是设置规则,进行监督,但并不是去实施执行 。  

eo您卸任总统后被任命为智利特命全权亚太大使,职责发生了怎样的转变?上任之后,您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Eduardo Frei: 自智利民主化开始,我就已经作为议员从政20年,之后通过民主选举任职总统6年,现在作为智利特命全权亚太大使,只能说每个职位都有不同的责任,有不同的问题、权利以及不同的义务。做总统与大使是完全不一样的职责,从责任来讲,可能减轻了一些。在智利,当然现任总统的责任最大。在我3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有很多的经验,也希望运用到我大使的身份上,不断推动亚太地区与智利的发展合作。作为总统最大的难处就是做决定,做最终决定的人往往压力都很大。可能在企业或者其他地方做一个决定,即使做错了,所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很严重,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每一个决定都要谨慎,职位越高,责任愈大。
本文作者
他还发表过